下个十年的BAT,AI会是重启键吗?

中国历代王朝有个规律,创业者传位一至二代会进入瓶颈,汉有吕后之变,唐有玄武门,宋有斧声烛影,明有靖难之役,能够顺利通过,则兴旺发达,处理不好就一爆而碎,这种规律之

中国历代王朝有个规律,创业者传位一至二代会进入瓶颈,汉有吕后之变,唐有玄武门,宋有斧声烛影,明有靖难之役,能够顺利通过,则兴旺发达,处理不好就一爆而碎,这种规律之于企业也不例外。

现代经济组织降低了对个人威权领导者的依赖,但并没有避开固有的兴衰周期,美国学者Ichak Adizes认为12年一个轮回,大多数企业会耗完自己的生命力,杉杉集团的郑永刚也说过,中国企业的平均生命周期只有5-8年。

但考察中美两国的互联网公司,真正的巨头往往拥有横跨20年的长寿基因,1995年的亚马逊,1998年的谷歌,1998年的腾讯,1999年的阿里,2000年的百度,在新陈代谢更快的互联网时代始终不曾显露疲态,电商新闻,在高低起伏的动荡中,不断输出着深入骨髓的统治力。

过去20年里,BAT最擅长的就是对关键资源的支配,这一方面是C端对用户的全方位触达,另一方面是针对B端的流量、数据和技术输出。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心悦诚服,王健林就不承认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杨元庆认为互联网不是颠覆性创新,只是一种渠道,马云总结未来的“五新”战略,宗庆后直言全是“胡说八道”,娃哈哈掌门人唯一肯做恕词的是新技术。

技术是调性还是能力?

对普通大众来说,互联网曾经就是新技术的代名词。但纯粹从研发投入来说,去年全球排名第一的是大众汽车,紧随其后的是谷歌、微软、三星、英特尔、华为和苹果,传统科技公司碾压了互联网公司。

三星电子去年的研发投入155亿美元,华为做到了120亿美元的水平,但前者给人的印象就是强大到无孔不入的营销文化,后者则是任正非的中国式管理思维,两家公司的关键词都有技术,但一定不是多数人的首选。

再看BAT的研发投入,阿里去年36.28亿美元,占总营收的13%,腾讯25.85亿,占总营收7%,百度19.87亿,占总营收16%,BA两家全都超过了华为10%的研发占比,这也符合百度靠技术,阿里玩运营、腾讯做产品的普遍认知。

互联网与科技公司对技术的认知不在一个次元,后者因为庞大的硬件和B端产品,需要保持高昂的基础研发费用,前者强调学以致用,技术必须融入并服务现实生活。

共同点是强烈的危机感,大家都习惯用最熟悉的方式面对变化,腾讯在QQ基础上内部孵化微信,算是抢到移动互联网的门票,阿里由电商而金融,提前完成商业模式的闭环,百度由搜索广告发展出算法和大数据,从深度学习向人工智能进阶。

物联网的快速崛起将原本不在一个次元的科技公司和互联网巨头拉进了同一条赛道,因为流量正从个人终端转向家庭终端。从可穿戴设备到家用电器,从汽车到房屋,终端设备的在线化、物联化已经趋势,手环、智能音箱等越来越多的爆款出现,去年小米米家平台上的智能设备就达到8500万台,百度DuerOS平台的设备激活量甚至达到1.4亿。

技术的重要性被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控制权究竟掌握在手机这样的超级终端还是AI进化的其他黑科技,没人能够明确预判。

所以科技公司和互联网公司都在变,二者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任正非透露华为研发的成功率不足50%,在谈到消费者BG时他特别强调抵制非必要的冗余投入,研发必须准确清晰,直击痛点。反倒是互联网公司的基础研发投入不断提高,去年准备隐退的马云就砸下1000亿成立达摩院,腾讯从2005年来的3次内部架构调整,真正保留并发展的就是工程技术事业群(TEG)。

对于技术回归更乐见的是百度,这不仅源于对自身技术公司的身份认同,更来源于其在人工智能上的抢跑。李彦宏早就宣布,百度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人工智能科技公司,百度研究院今年1月进行了全面升级,新增“商业智能实验室”和“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在泛AI领域策动产业链生态的决心尽显。

高瓴资本之前有一份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从资本的角度梳理出最有希望竞争也最激烈的三个领域,分别是在线娱乐,即短视频,游戏;新零售为代表的业态升级;还有就是移动支付、广告和共享(分享)经济。

支持这些行业发展所需要的技术能力,就是未来的竞争制高点,也是BAT和TMD等小巨头激烈竞争的战场,但这又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竞争。

首先,马云“五新“战略唯一被宗庆后认可的新技术有很多具体方向,诸如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网络安全等等,有些是手段,有些是载体,有些是工具,有些本身就是生产力,真正在应用层面拥有广泛的用户触点,又可以作为底层支撑的只有AI。

阅读:

精彩评论:

推荐文章RECOMMEND

订阅 "华为电商" 频道, 观看更多华为电商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