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正文

总书记回信一周年|密云法院召开法治保水典型

总书记回信一周年

2020年8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建设和守护密云水库的乡亲们的回信中提到:“当年修建密云水库是为了防洪防涝,现在它作为北京重要的地表饮用水源地、水资源战略储备基地,已成为无价之宝。”

一年来,密云法院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回信精神,牢牢把握为民宗旨,紧密结合区域实际,坚定不移为做好绿色发展文章保驾护航。

8月30日上午,密云法院通过线上方式召开法治保水典型案例新闻通报会。多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社区居民代表以线上方式旁听了此次通报会。

“今年6月4日,密云法院与位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渠首的河南淅川法院签订《关于共建法治保水司法示范基地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包括八个方面,即开展法治保水审判业务交流、共同参与法治保水诉源治理、推进法治保水跨区域司法协作、开展法治保水联合调研、开展法治保水联合宣传、开展法治保水学术研讨、开展法治保水联合培训、开展法治保水日常沟通交流等。通过签订框架协议,旨在加强与渠首法院的交流合作,一起推进跨区域司法协作、全流域协同治理,共建优势互补、协同发展、合作共赢的环境资源审判新格局。”陈琼副院长介绍。

今年5月密云法院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法治保水的工作意见》,从贯彻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依法审理涉水案件、优化环境资源审判机制、提升服务保障水平等7个方面提出24条举措。制定《法治保水工作任务分解》,明确牵头领导、责任部门、完成时限,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实责任,坚决守住环境资源保护最后一道防线。

溪翁庄法庭负责人崔道远通报密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四种机制,包括专业化审判机制:探索建立涉水库生态环境资源案件审判机制,专门在位于水库一级保护区的溪翁庄人民法庭设置“保水法庭”,对全区涉水环境资源案件实行刑事、民事、行政“三合一”集中审理。优化协调联动机制:针对实践中涉水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较多而刑事追诉偏少的问题,密云法院与区检察院、水库综合执法大队探索建立行刑衔接工作机制,建立联席会议、案件协作、信息共享、培训学习、普法宣传五大制度,促进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工作衔接,杜绝“以罚代刑”问题,形成涉水违法犯罪打击合力。深化诉源治理机制:依托人民法庭的地缘优势,坚持未诉先办,提前介入,大力开展纠纷源头治理工作。积极推进“无讼村居”创建工作,探索建立“村内吹哨、法官报到”机制,将涉水纠纷从“末端治理”前移到“源头控制”。强化以案释法机制:选取贴近百姓生活、警示意义较大的典型案例,开展“以案释法”活动,重点对“禁渔期”“禁渔区”等法治保水相关知识进行普法。同时,借助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及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依托公园法治文化长廊、村委会宣传橱窗等平台,扩大宣传覆盖面和影响力。

溪翁庄法庭副庭长单青林通报法治保水典型案例,并就其典型意义进行深入解读。

密云法院

法治保水典型案例

1.被告人兰某非法捕捞水产品案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指控,2019年被告人兰某伙同他人在密云水库水域,禁渔期内使用电瓶、增压器、电抄子等禁用的电鱼工具,非法捕捞水产品45.1千克价值1669元。因电极扩散电流导致水生动物死亡或受损,造成水生动物性腺功能损伤,直接影响种群繁衍,严重破坏水生生物资源,损害了公共利益。经评估,被告人电捕鱼行为造成黑鱼、草鱼、鲫鱼、鲤鱼成鱼及幼鱼损失。根据《北京市鱼类增殖放流技术规范》和专家修复方案建议,应采取直接放流鱼种的方式予以修复,结合受损实际,应放流符合修复方案要求的鲢鱼1602千克和鳙鱼534千克,折合人民币25632元。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在禁渔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非法电捕鱼作业所产生的电流导致各类水生动物死亡或受损,对鱼类等水生动物性腺造成损伤,直接影响种群繁衍,严重破坏水生生物资源。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同意以增殖放流方式对受损水体进行生态修复。鉴于其系初犯,自愿认罪认罚,同时考虑其亲属已代为支付生态环境修复费用,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故判处兰某有期徒刑7个月,赔偿生态修复费用25632元,在案扣押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没收。

典型意义

保护密云水流域水生生物资源,修复水域生态环境,是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也是密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的重要任务。本案系该院审理的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密云法院始终坚持恢复性司法理念,通过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判处被告人承担生态损害赔偿责任,既对破坏生态者起到了打击惩罚作用,又确保受损的生态环境得以修复,努力实现刑事处罚与环境修复的有机结合,同步推动惩治违法与修复生态环境,切实保护水生态环境公共利益。

2.被告人彭某、夏某污染环境案

基本案情:

2019年1月至2月间,被告人彭某、夏某雇佣高某等三人(均另案处理)在某村南山上废弃的矿洞内,借助地势特点,用加入大量选矿剂的溶液直接喷淋到矿洞岩壁和底部碎石中进行选金作业。在作业过程中,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和废水、废渣收集处置程序,致使含氰化物的洗矿废水直接排入山体裂隙及矿洞底部土壤中。矿废水检测结果为总氰化物144mg/L,该地点上游未被污染水体中总氰化物为<0.004mg/L;废弃矿洞土壤检测结果氰化物5.25mg/kg,周围正常土壤检测出氰化物结果为<0.04mg/kg。根据《水污染综合排放标准(北京市地方标准)》规定,总氰化物排放限值为0.2mg/L,彭某、夏某等人的选金作业行为产生的废液严重超过该限值。检察机关认为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提请依法惩处。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彭某、夏某违反国家规定,排放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鉴于被告人彭某、夏某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认罚,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最终判处彭某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一万元;判处夏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作案工具依法予以没收。

典型意义

本案系使用有毒有害物质采矿引发的环境污染刑事案件。本案中被告人的喷淋行为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会随着水的流动导致污染面积进一步扩大,土壤中的有害物质也会长期存在,直接影响人民群众的用水安全。该案的审结是人民法院坚持守护绿水青山,坚决捍卫环境公共利益,严厉打击环境类违法犯罪活动的生动体现,充分发挥了刑事司法的惩治功能,形成了对环境类犯罪活动的强力震慑。

3.被告人李某、肖某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肖某于2012年12月15日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将被告人肖某承租的某村土地由被告人李某负责开发经营。李某于2012年8月至2013年7月,在该宗土地上经营种植专业合作社期间,未经批准建设温室大棚管理用房并硬化地面,用于对外出租。经鉴定,共计造成农用地12.48亩种植条件严重毁坏。

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肖某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最终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七个月,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判处肖某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意义

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假借发展设施农业之名,擅自或者变相改变农业用地用途,在耕地甚至基本农田上建设所谓“大棚房”“生态园”“休闲农庄”等,必然导致农用地特别是耕地资源锐减,严重威胁国家粮食安全,必须依法予以严惩。密云法院充分发挥刑法的惩治和教育功能,切实保障了基本农田建设,对形成人地关系协调的绿色农业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供稿:密云法院

文字:刘国营

摄影:代迨

编辑:李铁静 代迨 姚日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